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选车 > 正文
另类解读:墙里墙外的“被城市人”
作者:admin      发布时间:2021-11-22

  在熙熙攘攘的城市中,有这样一群人,他们就业、生活在城市多年,却难以享受真正的“市民待遇”。他们曾被称为“半城市人”,带着一些“被城市人”的无奈。据统计,中国6.7亿城市人口中有1.6亿人实为“半城市人”,中国未来的城市化方向应该让这些“被城市人”和“半城市人”融入城市。

  行知先生:“被城市人”含有一种态度,包含着自己的感觉;立场是原来不是城市人,现在”被城市人”了。“被城市人”就是因为城市的需要才被迫来到城市中,我们是“被城市人”,本身带有自己的一种态度。其实“被城市人”的背后是不愿意的,也可能是愿意的,带有多种复杂因素。

  行知先生:“半城市人”是指我是一半的城市人,是来到城市之后给我的一种身份定位。说实话,就我本身而言,怎么称呼并没有影响,我就是一个农村人,它是一种归属。在城市中,我们需要一种身份,需要一种定位,这就是给自己一个命名而已,并没有很大的影响。

  行知先生:“经济”二字分解来看,是经营和济世,没有经营的思维和济世的情怀就不足以搞好经济。对于我现在来说,回到家乡,村里的人会问我在北京怎样,以前会觉得我在北京很牛气,现在觉得北京房价高、生活压力大,现在村里的人看事情会更加客观,会带有一种经济衡量的眼光。

  行知先生:我觉得从大的方面来说,“被城市人”是有一种主观意识在里面的,我觉得是主观的。“半城市人”是没有态度、比较平的一个词语,新闻都有很多的相关报道对这些人关注较多。“半城市人”的一种状态是与城市化紧密相关的,城市运动是一种动词,城市化是一种形容词,城市运动是在进程中,而城市化是一种状态。

  行知先生:“被城市人”终将涵盖了一种我们的态度:被迫的或者自愿主动。城市就像围城,墙里的人想出去,墙外的人想进去,同样的,不管你进不进去,围城就在那里,决定权都在于你。对于这个城市来讲,我们其实就是历史的推动者,在不自觉中做了城市运动中一名推动者,所以我们“被城市人”了。城市本身来说是有态度的,作为城市来说,城市拉动着人往前走,,最终回到人身上来说,人推动着城市进步发展。

  行知先生:随着时代的变化,城乡观念也在发生变化。在20年前的城乡差异比较大,那时候农村人可能会有点自卑,说到城里人都会有羡慕或者高看一眼的心理;现在的特点就是农村人有点看不上城市人或者说正视城市人。优越感在慢慢的发生变化,20年前的眼光可能因为眼界比较窄或者是城市人生活比较优越,现在可能就见怪不怪了,农村人在正视这个差异。

  行知先生:北京城是外地人建立的,没有外地人就没有现代快捷、方便的北京城,现在所有享受的一切都是农民工建立的,这是现代城市人的心态。现代城市人就是知道你是农村人,也不会看不起你。北京城就是外地人口建立的这个点就是城市人视角,这也是人与人的平等的一种态度。

  行知先生:首先从需求这个方面来说,需求达到了一个平衡点,现在农村和城市都有类似于冰箱、电视、电话等家电,满足生活需求的东西都有了,由此城乡的生活条件是平衡的;但是从另外一层面来看,农村和城市的文明程度是不同的,高智人群引领了城市的发展,感知新生的东西,接受新的事物,这是感知和融合的过程,同时这些人在“被城市化”的过程之中享受到了一种新生的文明。

  行知先生:“被城市人”是基于城市运动而出来的一种现象,中国是经济大国,城市代表着经济发展水平,这么多“被城市人”和“半城市人”生活的并不舒适,缺乏关注、关怀,“被”的概念是在这一点上。

  没想非得成为城里人,只是想过好一个不错的生活,但是因为中国城市发展的政策,而不得不“被城市人”,在竞争条件不平等的条件下生活,把生活过成了一种战争,所以才会产生“被城市人”。

  行知先生:对于城市和乡村,栖居的方式不同,我们做了取舍。为什么会来城市?因为城市和乡村代表了两种完全不同的生活形态,乡村是田园放歌式的恬静生活,城市是繁华多样的忙碌生活。其根本的原因正如众多“北漂”所言:来到北京因为梦想,有着自己的理性思考,只有大城市才能给予的平等机会,在农村是难以接触到的。

  行知先生:因为城市是文明的所在地,城市文明是知识的、经济的、科技的和高精尖的,包含着各种不同的创新和可能。从乡村走向城市,说明你需要的是知识、科技和高精尖,回归到人本身的问题,人是有理想的,而城市被喻化为一种理想的城堡,引导我们走向这里,这里有爱,有诗歌,有美好的生活和人生的向往。

  行知先生:农村人来到城市就是想要过好的日子,但是在城市过不上好日子,反而会受到拘束,产生一种边缘的感觉。表层上很多人是过来寻求发展的,最后发现自己没有发展,所以非常的委屈,这个过程对于人的本身是不好的。

  从城市的起源来看,我们是从人发展到城市,但是现在扭转过来,是由城市发展成为人,忽视了人的伟大,人在城市中渴望的是合众的力量,这是一种回归的过程,回归到人本身,人态度的转变其实是时代的转变。转变的最根本还要回到人本身上,关注人心想要怎样,如果一直忽视人心,忽视人心理的需求,经济也会带来反噬,只能带来不平衡和粗放式的发展。

  择城市内外之话题,说之以“理”,验之以“理”,记录一方观点的思想与论据。